“本輪國資國企改革將涉及很多企業子母公司之間的資產劃撥,如果都要交稅,面對巨額成本企業恐怕難有改革動力。對這些新問題亟待國家明確政策。”貴州建工集團的相關負責人無奈地表示。
    貴州建工集團在去年底引進央企中國鐵路通信信號集團公司重組了旗下的九建公司。根據雙方協議,貴州建工集團將收回九建的部分國有資產,然而在操作過程中他們就遇到一個現實的問題,即資產回收存在交易行為,將徵相應的稅。
  當前,國企改革已經被各地列為深化改革的重點任務,這也是繼1984年以來相繼推行政企分開放權讓利、產權改革和建立國資監管體制後的第四輪國企改革。
  參與推動上幾輪國企改革的中國企業與改革發展研究會副會長周放生談到,此輪國資國企改革是繼十六屆三中全會之後,時隔十餘年再次重新啟動國資國企改革,但與過去改革相比,面臨的形勢和對象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改革面臨的困難和阻力更大。一方面,改革不是過去脫困式的倒逼式的,而是在一些企業生存狀況較好、壟斷利益不願意被打破的情況下進行的,改革相關方的積極性主動性較弱。
  財政部財科所國有經濟研究室主任文宗瑜指出,與前幾輪改革面臨的情況不同,這輪改革的企業都是大型特大型國有企業,一些巨無霸企業已經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團,與政策博弈的能力較強,改革阻力較大。不僅如此,由於產能過剩和經濟處於結構調整期,一些國企經營狀況不佳,部分國企財務指標惡化,潛在風險較大,加之部分企業上輪改革包袱還沒卸掉,新一輪改革又不允許出現大規模的國企員工下崗,使國資國企改革面臨的各種壓力巨大。此輪國資國企改革的成本不會低於上一輪,更高的成本誰來買單?錢從哪裡來?解決的過程中會否造成新的不公平?這些都是當前國資國企改革面臨的難題。
  當前改革的頂層設計尚未明確,配套政策細則也沒出台,這也讓不少地方和企業產生了疑慮。
  貴州省國資委主任韓先平說,雖然貴州在全國省份中較早出台了實施方案,但是對一些具體政策如何操作還盼望中央頂層設計儘快出台明確。比如員工持股的問題,上輪改革中,貴州的一些企業進行了員工持股的嘗試,但是進行到一半被叫停了。這輪改革到底該怎麼把握政策邊界,怎麼操作,還不是太清晰。
  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副總經理袁柏松說,目前在中央企業中還有一部分歷史遺留問題和人員包袱較多的企業,要推進改革首先面臨著冗員往哪裡去、社會事業怎麼移交、資產重組中的巨額稅費怎麼辦等問題,現在的改製文件還是十幾年前的,早已時過境遷難以適用。比如職工身份置換,標準是多少?平均工資怎麼定?如果企業定了職工不答應該怎麼辦?現在都無新的明確政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c71uckxqg 的頭像
uc71uckxqg

電車男

uc71uckxq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